中新网晋中12月21日电 题:山西六旬老人用彩灯讲中国故事 “守艺”20余年盼传承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2008年北京奥运会、珠港澳大桥、5G时代……一个个中国故事随着彩灯的点亮“活”了起来。而坚守彩灯传统手工艺20余年的山西六旬老人高福喜却有一种带有无奈的盼望,“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将这手工艺传承给更多的年轻人。”

《大国崛起》由20余名工人耗时近一年才完成。杨佩佩 摄

20余年间,高福喜不仅将“煤海之光”注册商标加以保护,而且成立晋中市煤海之光彩灯艺术研究所,弘扬传统手工艺。高福喜坦言,他只有一个女儿,并没有传承这一手工艺。面临老手艺快要失传的现状,他期盼能有更多的年轻人了解彩灯文化,学习彩灯传统手工艺。(完)

制作期间,高福喜及团队会随时创新。10月1日,他们观看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和群众游行后,便临时决定增加主题内容。“如果在制作过程中遇到新的手工艺,我们就会以最快速度邀请这方面的专家。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直到做出好的作品。”

21日,在山西省晋中市煤海之光彩灯艺术研究所,高福喜和工人正在检查近日制作完成的一组大型主题彩灯。高福喜告诉记者,此组彩灯主题为《大国崛起》,将在2020年春节和元宵节展出。

目前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2774人,已解除医学观察2718人,现有56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目前,高福喜及团队已经制作并展出《东方红》《人说山西好风光》《春天的故事》《一带一路》等诸多大型主题彩灯,将爱国主义教育融入传统手工艺文化中,用彩灯讲中国故事。

《大国崛起》由“解放”“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载歌载舞庆胜利”“走进新时代”“走向辉煌”五部分组成,共百米长。杨佩佩 摄

高福喜介绍,他最初制作的彩灯主要是民间传说、历史故事、风光景色等题材,多为《西游记》《三国演义》《红楼梦》等中国文学名著里的经典故事。近年来,为了让彩灯文化得以传承,高福喜开始创新,他每年设定一个主题,制作大型主题彩灯。

将爱国主义教育融入传统手工艺文化中,用彩灯讲中国故事。杨佩佩 摄

小吃作为一种特色美味的东西,一直都是受消费者所偏爱。这样的小吃店投资的成本都是很低,并且成功率都是很高,自然喜欢的人就会很多,虽然现在市面当中的小吃项目还是很多,但是还是建议我们创业者根据消费者心里面的需求去开这样的店铺,这样才能够吸引到更多的人们前来进行品尝,这几年来,一些网红小吃就很让人们喜欢。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发展起来,从而获得非常丰厚的利润。 3、奇葩杂货店

全省125例确诊病例中,沈阳市28例、大连市19例、鞍山市4例、本溪市3例、丹东市11例、锦州市12例、营口市1例、阜新市8例、辽阳市3例、铁岭市7例、朝阳市6例、盘锦市11例、葫芦岛市12例。

以上变化说明全国各地的疫情防控效果已经显现,特别是随着全国对口医疗支援力量的加强,湖北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和落实本地区防控措施,扎实做好确诊患者、疑似患者、无法明确排除新冠肺炎可能的发热患者和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这些人的分类集中管理,使大量轻症病例得到及早救治,减少了转为重症的可能,为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据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米锋介绍,截至2月15日24时,武汉、湖北、全国重症病例占确诊病例的比例均明显下降,其中武汉重症占确诊病例的比例由1月28日的最高点32.4%波动下降至2月15日的21.6%;湖北其他地市重症占确诊病例的比例由1月27日的最高点18.4%下降至2月15日的11.1%;全国其他省份重症占确诊病例的比例由1月27日的最高点15.9%下降至2月15日的7.2%。

“制作一组主题彩灯很不容易,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的。它要集很多人的智慧,由大家一起制作完成。”高福喜说,在制作过程中,需要各方面的技术人员,机械工、美工、焊工、服装设计师、播音员……

如果能够经营一家另类的杂货店的话一定是能够吸引到非常多的人们,我们就从目前的国内市场来说,现在我们人们的消费正在开始朝着比较潮流的商品方向进行了发展,国内这样的店铺数量还是很少,这些奇葩商品在市场当中存在度也是比较低的,那么我们经营这样的店铺就能够很好的去打开当前的市场,这样的发展前景是让很多人都是非常期待的。

《大国崛起》由20余名工人耗时近一年才完成。在2018年制作《一带一路》彩灯时,高福喜便想到《大国崛起》这一主题。随后,他邀请各方面专家成立研讨组,确定主题内容,并开始制作。

最终,《大国崛起》由“解放”“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载歌载舞庆胜利”“走进新时代”“走向辉煌”五部分组成,共百米长。传统机械人偶景观和现代灯光相结合,近千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和上百个精美绝伦的场景随着音乐和解说展示了新中国的发展历程。

高福喜与彩灯结缘已有20余年,1990年北京亚运会期间,他在参观山西“煤海之光”灯展时被其恢宏气势所震撼,艺术和技术的融合让彩灯别具一格,他也因此爱上了这一传统手工艺。此后,高福喜从报社记者变为彩灯的“守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