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燕磊

人类与疟疾的抗争,已经持续了几千年。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人类不但发现了疟疾的病原体疟原虫,还推出了一个又一个治疗疟疾的药物,从一定程度上控制了疟疾蔓延。作为对抗疟疾的“武器”,金鸡纳霜、药物级奎宁以及青蒿素,大大促进了人类医学史进步。

科迪说,这名患者与该郡报告的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无关。医护人员将持续对这位患者的健康状况进行监测。

5、《曹雪芹祖父曹寅患疟疾时曾向康熙讨药》,南京日报

因此,人类与疟疾的抗争史,也是一个不断研究疟疾抗药性、推出新型特效药物的过程。

尽管如此,彻底消灭疟疾的任务仍任重道远。一旦疟原虫体内基因出现变异,对抗疟药物产生了抗药性,再加上耐药寄生虫具有的进化优势,现有抗疟药物将失去作用。

季羡林在《赋得永久的悔》中曾有过这样的描述:在过去几百年几千年的历史上,思茅是地地道道的蛮烟瘴雨之乡。一九三八年和一九四八年,这里爆发了两次恶性疟疾,每两个人中就有一人患病死亡。县大老爷的衙门里,野草长到一人多高。

抗疟疾产生的5次诺奖

加州圣克拉拉郡公共卫生部门当日举行记者会称,患者为一名女性,她近期在中国武汉生活,1月23日乘飞机前往美国旧金山湾区探亲。除两次外出就医,她一直自行在亲属家隔离。经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检测,其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

不过,人类正是在这样的恐惧中,不断发展自己。和疾病一起生活,从来就是人类文明的一个部分。疾病,不断逼迫着人类改变自己、抗争下去。

从远古开始,疾病就与生命同在,但传染病却最为直接、不由分说地威胁和挑战任何人,也挑战人类文明。传染病的到来,让人们发现了自己的无知和无助,当人们无法控制它蔓延的时候,恐惧就产生了。

大自然是最具创意的“药学家”,它造就的金鸡纳霜、青蒿素,都具有新颖的结构、神奇的疗效,并且远远超出了医学家、药学家的想象力。

如果说,抗疟药奎宁是对疟疾的“狂轰乱炸”,而青蒿素则完全是“精准狙击”。高效的同时,也没有奎宁剧烈的副作用。

疟疾原本在美洲大陆也曾流行传播,但秘鲁的印第安人却发现,美洲豹、狮子在染上疟疾后,总能奇迹般地“自愈”。

据估计,2010年至2017年,各国共采购超过27亿次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疗程,其中98%用于世卫组织非洲区域。青蒿素为长久以来受疟疾“死亡缠绕”的非洲大陆,带去了希望。

3、《金鸡纳的发展传播研究——兼论疟疾的防治史》,贵州社会科学

如何保持核心期刊的公信力,如何让学术圈减少那些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这仍需要教育部与学术圈所有人的共同努力。其实,在小编看来,上述这几种有人以权谋私的行为均属于学术不端行为,理应受到严惩。最后,希望类似的事件不再发生,还学术界一片净土吧!

康熙五十一年(1712),曹雪芹的祖父、江宁织造曹寅患疟疾无药可治,因受宠信,希望康熙皇帝赐下金鸡纳霜。苏州织造李煦在奏折里写得生动:“曹寅向臣言,我病时来时去,医生用药不能见效,必得主子圣药救我……若得赐药,则尚可起死回生,实蒙天恩再造。”

据史料记载,病人服用奎宁后,很容易出现腹泻、哮喘、耳鸣、急性溶血等不良反应。20世纪60年代,疟原虫对奎宁类药物产生抗药性,更是使得全世界2亿多疟疾患者面临无药可治的局面,死亡率急剧上升。

阿曼卫生部呼吁所有国民加强预防,一旦出现相应症状,需尽快到医院进行检查,并采取必要的医疗措施;不要听信和散播谣言,应从官方渠道获取准确信息。(总台记者 孙建)

从金鸡纳树皮到药品奎宁

随着事件的持续发酵,《银行家》杂志主管部门对该杂志进行了停业整顿,同时对杂志主编进行相应处理。该事件也引起了人民日报的关注,并且进行了作出了严厉的评论:从本质上讲,这也是一种学术不端,甚至比剽窃的危害更大,影响更加恶劣,可谓“学术腐败”。

这些,又为人类医学的进步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所有不能打败你的,都会让你变得更强大”。

然而,奎宁并不是治疗疟疾的最终答案。

屠呦呦本人也因创制新型抗疟药——青蒿素和双氢青蒿素,荣获2015年诺贝尔生理与医学奖。

针对这种情况,近年来教育部多次出手,宣布对学术不端行为“零容忍”,查处一起,严惩一起。但是,以往像“404学者”梁莹、翟天临等论文抄袭行为可以明确定性为学术不端行为,而最近的“赞美导师、师娘”、“小学生发文”等问题,虽然不合规,但是否可定性为学术不端,仍未明确。

自1月21日起,美国累计确诊9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分别是华盛顿州1例、亚利桑那州1例、马萨诸塞州1例、伊利诺伊州2例、加利福尼亚州4例。(完)

可以说,疟疾阻滞了欧洲人迈向非洲的步伐。

传说,就在安娜病危之际,一位印第安姑娘为她偷偷送去金鸡纳树皮研磨成的粉末,安娜服用后不久便转危为安。从此,金鸡纳树皮很快在西班牙变得家喻户晓。

虽然对大多数中国人而言,疟疾现在似乎已经很少被提及,但在历史上,疟疾却是最为凶险的传染病之一,甚至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类历史的前进方向。

那么,为什么欧洲人放着家门口的非洲不去,反倒宁可去美洲呢?就是因为疟疾作怪。由于对疟疾认识不清,欧洲人长期没有有效的治疗疟疾方法,而非洲大陆又是疟疾的发源地。

康熙帝看信后亲笔朱批:“尔奏的好,今欲赐治疟疾的药,恐迟延,所以赐驿马星夜赶去。”

后来,一名西班牙传教士将金鸡纳树皮带回了欧洲。经科学家悉心钻研,他们发现,不仅是树皮,金鸡纳树的树根、树枝、树干中,含有多达25种以上生物碱,树皮中含量尤其丰富。而在金鸡纳树皮含有的生物碱中,70%为奎宁。

从北京到扬州,康熙派快马赶去,但曹寅最终还是没能赶上吃药,不治而亡。曹寅的突然死亡,让曹家迅速败落,16年后更是被雍正皇帝抄家。不过,见证家族衰败离散的曹雪芹却因此写出了传世之作《红楼梦》。

4、《天然药物化学史话:奎宁的发现、化学结构以及全合成》,郭瑞霞、李力更、付炎、霍长虹、王磊、史清文

后来印第安人通过跟踪才知道,原来美洲豹和狮子患病后,会啃嚼金鸡纳树皮来治疗。于是,印第安人开始用金鸡纳树皮泡水。逐渐,金鸡纳树皮也成为治愈疟疾的民间偏方。

科迪表示,“我理解人们的担忧,但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况,无证据证明新型冠状病毒正在圣克拉拉郡传播。即使我们郡出现了第2例确诊病例,但目前在公共场合的民众被该病毒直接感染的风险仍然很低。”

“精准狙击”的抗疟药青蒿素

此时,来自中国的科学家屠呦呦及其团队发现了青蒿素,带来了一种全新的抗疟新药。以青蒿素类药物为基础的联合疗法,至今仍是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疟疾治疗方法,挽救了全球数百万人的生命。

随着欧洲殖民者入侵美洲,最初很多人都曾感染上严重疟疾,包括西班牙驻秘鲁总督的夫人安娜。

经过一段时间研究,终于提炼、合成了药物级的奎宁。获得治疗疟疾药物后,欧洲人进军非洲大陆,很短时间内控制了整个非洲。

1、《改变人类社会的二十种瘟疫》,2、《从金鸡纳到青蒿素——疟疾治疗史世界文化》,余凤高

《银行家》是金融行业重要的专业核心期刊,在这本专业性极强的杂志上,为何会出现多篇与期刊定位无关的稿件呢?很快,有读者发现,这位小作者的父亲是该杂志的主编。其父身份曝光后,网友的评论炸锅了,有网友表示:专业刊物成了自己菜园子?气死我了!

圣克拉拉郡公共卫生部门发言人科迪介绍,这名患者的病情未到需要住院治疗的程度。目前,她与家人均在家中自行隔离。

在中国历史上,疟疾也是常客。

在世界历史上,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欧洲人从15世纪发现美洲新大陆开始,迅速对美洲进行殖民,但是对近在咫尺的非洲,却一直到19世纪才大范围展开。

此外,科迪还呼吁社会各界帮助、支持那些自行在家隔离的人,希望能为他们提供必需的生活物资。

染上疟疾,会使得患者有周期性寒热发作,常伴头痛、恶心等症状,严重者可危及生命。疟疾曾肆虐人间上千年,令人谈之色变。

在这样一本专业性极强的核心期刊上,很多专业学者想在上面发表作品,都十分困难,凭什么一个10岁的小孩能在上面发表散文和诗歌?再加上前段时间刚刚发生的“赞美导师、师娘”的论文,这种现象令人担忧,没“门路”的人为发表一篇文章费尽心思,而有“门路”的人随便就能发十多篇。

电视剧《康熙王朝》中,康熙三次亲征噶尔丹,其中一次中途便患上了疟疾,差点丧命。幸好法国传教士洪若翰进献金鸡纳霜,康熙服下这种粉末冲成的药剂后痊愈了。

根据文献记载,不少名人曾遭疟疾戕害,其中就有古希腊的亚历山大大帝、意大利大诗人但丁、近代英国资产阶级革命领袖克伦威尔等。

无论是金鸡纳树皮的发现,奎宁的分离、应用与合成,还是青蒿素的发现,都在医学发展史及科学研究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从1919年开始,疟疾开始在云南繁华市镇思茅流行,原本七八万人口的思茅,到新中国成立时仅剩944人。

在人类与疟疾的斗争历程中,取得了诸多研究成果。比如,在诺贝尔奖设立的120多年时间里,有5位科学家因研究疟疾获得了诺贝尔奖。其中,第五位就是中国的科学家屠呦呦。

很多人或许跟我感受一样,但是却有一位小学生,10岁的时候就已经在核心期刊发表文章十余篇,你能相信吗?日前,有学者发现,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文核心期刊《银行家》上,出现了多篇类似儿童读物的“春天像个小姑娘”这样稚气十足的文字,该作者在2007年第一次发表文章时年仅10岁。

青蒿素的发现,为全人类找到了对抗疟疾的新武器。

金鸡纳霜在清朝的文献中记载为“金鸡挐”,由于药物难得,又治好皇帝的病,此药成为几乎专供皇室使用的宝药,民间罕见。

康熙在朱批中,还详细写了金鸡纳霜的服用说明,“用二钱未酒调服,若轻了些,再吃一服,必要住的。往后或一钱或八分,连吃两服,可以出根”,并强调“若不是疟疾,此药用不得,万瞩!万瞩!万瞩!万瞩!”

但丁在《神曲·地狱篇》中曾借疟疾描绘恐惧情绪:“犹如患三日疟疾的人临近寒颤发作,指甲已经发白,只要一看阴凉儿就浑身打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