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9日,西湖景区工作人员在搬运鲜花。当日,浙江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湖滨管理处将西湖迎春花展中展出的首批3000余盆鲜花赠予坚守抗“疫”前线者以及居家隔离者。 中新社记者 王刚 摄

梁少博:具体的奖学金落实细节是交给学部院和校友处的相关领导等处理。但在协议里有一项:优先把奖学金颁发给学习成绩优异,同时家庭条件不是很好的同学。

种族歧视在西班牙歧视案件比例高

因为我本科是公共管理专业,研究的是教育经济学。教育经济学里有一条定理,如果资金投给人力投资是投给物力投资产生利润的5倍,所以对于整个社会经济发展来说,人力资本是最有效的。

但还是要分轻重缓急,沿着这个原则去规划自己的时间,抛弃不必要的社交,比如吃吃喝喝,把精力全放在正事上。

澎湃新闻了解到,梁少博的创业项目是保研咨询类,而这也跟他的自身经历有关。

如果有人因种族原因,在公共交通比如在地铁里被打,可以去警察局报案。一般情况下,如果录像中的情况不太明显,只会判为一般伤害罪。西班牙曾有过案例,在地铁的录像里可以看到有人鞭打、骂人。遇到这样的情况,就可以用刑法第510条处理。目前,西班牙已成立了专门反种族歧视的检察官。如果构成歧视行为,被告要受到刑事起诉。不仅是伤害罪,还有种族歧视。两罪并罚,处理起来会比较严格。

总之,如果大家在西班牙认为自己被歧视,可以去法院或警察局举报,也可以前往专业的服务中心咨询。

需要注意到的是,不是所有的歧视都构成犯罪。只有严重的歧视是触犯刑法、构成犯罪的。根据刑法510条规定,如果构成歧视罪,要判处1年到4年有期徒刑,连续罚款6个月到12个月。如果歧视是通过网络或社会媒体,有很多人接收到这一信息,刑量要加重。要判2年半到4年有期徒刑。罚款从6个月到12个月。

学业创业二者兼得:不打游戏不谈恋爱

被歧视的定义不一定是说被打骂才构成歧视。通过文字对他人造成威胁,也构成歧视。如果一个社会群体对另一个社会群体写标语,也是歧视。

能拿奖、能保研、还能创业,当澎湃新闻问起“鱼和熊掌如何兼得”时,小伙子再次嘴角上扬:“没有打游戏和谈恋爱的时间就能忙得过来。”

2019年11月11日,正式跟学校签订了捐赠合同,一共捐赠了17万,设立“思保宜学”奖助学金。

梁少博:创业的想法大二就开始有了,真正去实施的话,应该是从大四才开始。

梁少博:没有打游戏和谈恋爱的时间就能忙得过来(笑)。

如果真的有成绩特别好,有平台能往上念的同学,但他没有那么大的经济实力作为支撑,我觉得是特别可惜的一件事。

西班牙内务部有针对歧视行为的打击计划(以下简称“打击计划”),计划中提到,歧视和不宽容会对他人的自由造成侵犯,也侵犯了人的平等权。

我也没有心思、没有精力去想谈恋爱那些事。先把事业做起来,学业和商业都是事业!

澎湃新闻:接下来,你将完成在大连理工的学业,保研到中国人民大学。还打算继续给母校捐款吗?

根据“打击计划”里的数据显示,2017年西班牙全国共发生1419起刑事犯规(即但尚不构成犯罪的歧视案件)。比2016年的1272起增加11.6%。主要是因为种族、意识形态、宗教信仰、性取向等原因。其中,排名第一的是种族歧视,占36.9%,意识形态以31.4%尾随其后,19.1%的歧视是因为性取向,7.3%是宗教信仰。

另外,我自己在大三暑假的时候其实拿到了一些国外名校的offer,但因为它们不提供全额奖学金,自己的经济条件不允许,只能放弃。所以,我也希望捐款能帮助到一些家庭条件不是很好的同学。

以下为澎湃新闻和梁少博的对话:

现在国家对于研究生招生的名额越来越多了,相当一部分其实都是留给推免生,如果同学们不知道这个机会,就白白浪费了,我觉得比较可惜。

梁少博:最近其实还挺忙的。一方面现在在做毕业设计,可能自己的学术水平不够,要写一篇比较好的论文还是比较难,我的导师对我要求也比较严。另一方面就是商业可能处于拓展业务期间,需要联系的方面比较多。再者,在融资方面,还得确保每一笔资金能够落实到位,它的使用能达到一定的效果,每天都在开会,就会比较忙。

遇到歧视如何保障自己的权利

澎湃新闻:决定把创业后获得的“第一桶金”捐赠给母校是什么时候?

梁少博:我觉得这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现实世界给我的成就感比在虚拟世界更大,虚拟世界取得的成就感没有什么实际价值。

2019年7、8月份开始动手准备商业计划书,寻找投资人,并且听取投资人的建议,修改商业计划书,因为作为学生,理论层面有很多东西不切实际。2019年9月12日,公司正式注册成立。

澎湃新闻:别人打游戏、谈恋爱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梁少博:成就感肯定是会有的,比较开心。但其实也还好,因为我不是一个特别喜欢激动的人,既然我之前有这个(给母校捐赠)计划,肯定是想到有落实的那一天。

澎湃新闻:你创业主要内容做什么?

另一方面不是成绩好就能保研,学生还必须要有学术思维,有谈吐,其实考察的是综合素质。就像做就业规划和留学规划的企业一样,我们做的都是教育咨询,但只是内容不一样。

梁少博:这个想法的萌芽小时候就有,觉得如果以后自己能比较厉害的话,也想帮助别人,做一些好事。但是真正落实到给母校捐款,可能是在2019年9月份,大四上半学期开学。

澎湃新闻:捐赠将会用于哪些方面?

以目前的情势来看,西班牙社会还是比较冷静,侨胞也较少遇到严重的歧视行为。假如华人的小孩在学校被同学叫做“冠状病毒”,只会被视为孩子之间的嬉笑打闹,并不构成犯罪。但如果此话从老师的口中说出,家长了解之后,首先要向学校的校长通报情况。然后要向自治区教育厅要求立案调查。如果属实,会对老师进行处分。家长可以多关心下学校的情况。因为学校是比较封闭的空间,如果发生歧视,要懂得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

没向家里要过一分钱,梁少博创业的资金全部来自于兼职打工以及年年拿到的奖助学金的积攒,再加上跟天使投资人几番“软磨硬泡”,最终孵化出自己的创业公司。

“就是一件很普通的事,签个字盖个章。”谈起签捐赠合同的情形,梁少博轻松一笑。近日,他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坦言,成就感肯定有,但很早就有捐赠计划,也想到会有实现的一天,以后在力所能及范围内还会再捐。

旅西华人有必要了解与歧视相关的法律内容,以备不时之需。(唐奕奕)

如果这顿饭真的能创造一定的价值,比如产生一些真的商业思路,或者对于学习方面、对于头脑风暴方面有一些开发,社交是必要的。但如果就是纯粹的吃吃喝喝,不是必要的社交就可以不参加。

开“保研咨询”公司,把第一桶金捐给母校

梁少博:做保研咨询。因为现在保研问题上存在认知上的不对称性问题。比如,全国211及以上一百多所高校,每所学校20个学部院,每个学部院有3到8个专业,将近10000+条招生简章政策信息,信息量太大,往往大部分同学败在了招生简章信息都看不完整。

因为大学生身份,可能就资源来说,比毕业之后再去创业更有优势,比如校友的人脉资源等。但是大二大三学业比较忙,就一直在想,可能“想”也是一种准备。当时想的还是做教育行业。

如果一家商店因为你是中国人,所以禁止你入内。商店这样的行为就构成对华人的种族歧视,构成刑事犯规。比如2020年1月,安达卢西亚有大学对食堂被中国学生侵占表示不满,不让中国学生进食堂吃饭。这样的行为也构成歧视。

当时和辅导员商量,想毕业的时候给母校捐赠一笔钱,来帮助学部发展之类的,后来辅导员和社科院领导的意思是不如设一笔奖学金,这种形式可能能帮助更多人,我觉得这个想法也很好,大家一起商量就决定了。

歧视触犯的刑法是法律中的新条例,所以每位法官会如何判定暂时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在这个时候,大家更应该要加强自我保护的意识。遇到严重的歧视时,一方面要保持冷静,并注意搜集证据,然后提出诉讼。

澎湃新闻:给母校捐赠后有什么感受?

梁少博:当然,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还是会给母校大连理工,或者给人大捐款。

澎湃新闻:有些同学连专业课都忙不过来,特别是期末。你是怎么平衡的?

2016年潘普洛纳(Pamplona)一号法庭就曾审判过一起歧视案。有人在网络上发言,号召大家把犹太人杀了。在最高法院2017年第275号判决认定,此言论属严重歧视,构成犯罪。同样的,如果有人因新冠病毒在网络上大放厥词说,中国人生病了,要把中国人杀了,这就构成了歧视罪。如果只是一般形式的打嘴仗不构成刑事犯罪。

澎湃新闻:这次捐赠主要来自于你的创业收入。你是什么时候决定创业的?

澎湃新闻:我们看到你不仅创业,还几乎年年专业成绩第一,成功保研。你是怎么做到创业、学业兼顾的?

如果华人遇到这样的情况,要向歧视所发生的自治区政府申诉。西班牙有17个自治区,每个自治区政府都有自己的法律规定。假设以安达卢西亚自治区为例,如果商店歧视华人,不让华人入内。客人要去当地市政府填写报告。需要注意到的是,这份写给市政府报告和店内的投诉意见表是不一样的。如果只是在店内填写意见表,是没有效果的。要去当地市政府,把详细的事实经过写成书面报告,并要求市政府进行调查和处理。如果市政府调查属实,按照安达卢西亚的法律,可以对店家处以罚款或者停业半个月到一个月。

季奕鸿律师提醒,报案时要有详细的材料,最好是提供细节,越详细越好。有录像或录音则更好。如果因歧视被人打伤,要去医院开证明。如果有证人更好,可以直接到警察局报案。

歧视是否构成刑事犯罪?答案是肯定的。如果有人公开宣传对一个特定种族进行歧视,或者因为某人的身体有残疾、生病等原因对他人产生歧视也构成刑事犯罪。

目前已经保研至中国人民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的梁少博,此前在准备保研的时候发现保研咨询行业还是一片蓝海。于是,2019年8、9月,他带着大学同学中保研至清华、北大、人大、复旦、上交的同学,组成了“保研天团”——这些同学成为其创业公司的核心成员。